为何我们一定要强烈关注阿富汗文化遗产?

王文博

2021-08-19 09:57:18

已关注

图片
随着阿富汗喀布尔、赫拉特和坎大哈等阿富汗主要城市被塔利班占领,阿富汗数以万计的文物和文化遗产地也成为文博界关注的焦点。
当地有关文物学者方面近日称,目前阿富汗的一些文物命运仍然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图片

17日,国际博物馆协会 ICOM 就阿富汗文化遗产保护局势发表声明,对用生命保护这一历史悠久的民族丰富多元的文化遗产的男性和女性所面临的威胁表示震惊。犯罪组织从阿富汗文物的非法挖掘和倒卖中坐收渔利,并给遗产地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


ICOM希望阿富汗各机关继续保护博物馆、文物藏品和遗产地的完整性,恪守1954 年《关于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的海牙公约》和1970年《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不论民族、性别、政治理念,尊重为全阿富汗人民守护物质与非物质遗产的工作者。


ICOM将同众多国际组织一道,与阿富汗人民站在一起,捍卫文化遗产,打击非法倒卖文物,并在未来局势动荡的数周内,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


我们为什么如此关心阿富汗遗产?
下面推出的是王文博先生撰写的文章,文中他概述了阿富汗的艺术史,让我们明白了为何这里如此多灾多难,却又如此光辉灿烂!

图片

▲阿富汗风光  刘拓拍摄


8月15日,塔利班军队兵临首都喀布尔城下,总统加尼同意下台,阿富汗时隔二十年后再次变天。不断发出的动态新闻牵动着每一个文化艺术爱好者的心,曾经塔利班政权破坏文物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在中国巡展多年刚归还回去的大夏宝藏的命运也令人担忧。听到新闻后,加急写了此篇短文,简述阿富汗艺术史,让我们明白这里为何多灾多难,又为何灿烂光辉!

图片

▲塔利班政府2001年4月炸毁巴米扬大佛


中亚南部的巴克特里亚(中国史书称为大夏)和北部的粟特(中国史书称为昭武九姓胡)地区,是我们在丝路艺术史中经常提到的区域。大夏位于今天的阿富汗,粟特位于今天以乌兹别克为中心的几个斯坦。这是中国从陆路去往西亚和地中海东部诸国的必经之路,大自然以山川戈壁在亚洲内陆组合成了一个难以逾越的十字路口,中亚人凭借这个地理特点控制了东亚、西亚、南亚甚至向北的游牧地区之间的往来交流与贸易。

图片

▲丝绸之路地图,地图里的吐火罗(大夏)和粟特处于亚洲的十字路口

(粟特的标注有点过于放大、也太靠南了)


在中亚南部地区,被兴都库什山和帕米尔高原围合成了一个开口向西的盆地,这里在希腊人入侵以前就以“大夏”的命名出现在中国的史书里;由于希腊人把帕米尔以西的人称为吐火罗人,所以这一片区后世也称为吐火罗盆地。大夏核心城市是巴克特拉,是以城外的巴尔克河命名的,后来希腊人对大夏称作巴克特里亚也是来源于此。
这里农业发达,又由于交通上与伊朗高原来往更为便利,其文明开发既早也繁荣。比如大概在公元前2500年左右的青铜时代留下来的女神像,服饰和两河流域极具苏美尔人特点的服饰几乎一样,可见在古老的早期文明时代,大夏地区已经与美索不达米亚有了联系与交流,文明的种子也早就在这片土地生根发芽。

图片

▲巴克特里亚公主雕像  约公元前3000年末    卢浮宫


图片

▲“疤面人”雕像,公元前3000年至前2000年  巴克特里亚,卡塔尔王室收藏(王勰拍摄)


法罗尔丘地Tepe Fullol宝藏也属于青铜时代,时间约在公元前2500-2000年左右。数量很少而且残破不堪,却代表着阿姆河中上游地区一个失落已久的文明,至今没有发现文字的存在。器物纹饰分为素面、几何纹、动物纹三类,动物纹装饰是数量最多的一类,而公牛纹比较具有特色。
阿姆河上游及其周围地区盛产玛瑙、绿松石和青金石,其中青金石是非常独特的产品,在非常古老的时代就与印度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与埃及文明进行商贸交流,文化的交流也同时进行。

图片

▲黄金几何纹高足杯,公元前2200年至前1900年  法罗尔丘地出土  阿富汗国家博物馆藏


图片

▲黄金公牛纹碗残片,公元前2200年至前1900年  法罗尔丘地出土  阿富汗国家博物馆藏


公元前6世纪的波斯阿契美尼德时代,大夏使团带着珍贵的贡品在波斯波利斯的万国厅里向波斯帝王大流士臣服,大夏之地巴克特里亚成为波斯东部一个行省,波斯的艺术风格更加强烈的影响这一地区。19世纪末在塔吉克斯坦发现的总计170件各类饰品的阿姆河宝藏,是目前为止发现的最重要的阿契美尼德王朝金银器艺术品。

图片

▲黄金驷马战车,公元前5世纪至前3世纪  阿姆河宝藏,大英博物馆


其中一件黄金制成的四匹马拉着的战车是著名的藏品,这个战车模型将美索不达米亚、埃及、波斯和中国东周的战车形象串联在一起。对首格里芬金手镯则是将黄金装饰发展到极高水平的一组,鹰头狮身带翅膀带羊角,这种奇异的神兽是古希腊神话里的怪兽,但形象更是近东古代装饰与草原装饰的结合。

图片

▲格列芬黄金手镯,公元前5世纪至前3世纪  阿姆河宝藏,大英博物馆


图片

▲黄金捶鍱饰片,公元前5世纪至前3世纪 阿姆河宝藏,大英博物馆


图片

▲石刻巴克特里亚使者进贡图,公元前5世纪 波斯波利斯中央大殿


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率领大军征服亚非欧“历史上已知的区域”,艺术史上著名的希腊化艺术传播在中亚翻开重要的篇章。
亚历山大去世后,帝国分崩离析,巴比伦总督塞琉古继承了亚洲领地,但不久之后帕提亚和大夏行省的希腊人总督宣布独立,包括阿富汗北部、塔吉克斯坦大部分和乌兹别克斯坦一部分成为希腊—巴克特里亚。
这是一个希腊人统治的希腊化王国,他们建造城市和宫殿,希腊石柱和当地因地制宜的土坯泥墙结合成新式的希腊建筑。位于阿富汗昆都士城东北的阿伊哈努姆古城(Ai-khanoum)就是代表。这座古城面积巨大,城墙中有神殿、宫殿、竞技场、圆形剧院等建筑群,希腊式柱头和马赛克地板更是希腊建筑的标识。在那个欧亚多国融合和互动的时代,创造出一个多文明共同创造的具有古典之美的艺术典范,为东西方的艺术史共同怀念。

图片

▲阿伊哈努姆古城遗址,公元前4世纪 昆都士城东北


图片

▲赫尔墨斯方柱 公元前2世纪 昆士都阿伊哈努姆古城遗址出土


图片

▲科林斯式柱头 公元前5世纪 昆士都阿伊哈努姆古城遗址出土


作为巴克特里亚的首都,巴克特拉曾是祆教创立者琐罗亚斯德的居住地,他在这里创立了火祆教。亚历山大带领希腊军队征服这里以后,以“亚历山大里亚”的名字重建,中国史书称之为“蓝氏城”,在今天的巴尔赫。这里同样是和阿伊努哈姆城一样的希腊城市,拥有城墙、神庙、剧院等全套希腊城市构成要素。但这里的考古还未能复原这座古城的全貌,一件和地中海地区风格一模一样的爱奥尼亚式柱头是那个时代的标志,随阿富汗珍宝展来中国展示过。

图片

▲巴克特拉(蓝氏城)柱头 公元前3世纪 巴尔赫


游牧的大月氏人被匈奴逼迫西迁,攻克大夏建立了贵霜政权,发展为与中国汉帝国、帕提亚安息帝国、罗马帝国并驾齐驱的四大帝国之一。贵霜艺术继承发扬了大夏希腊化文化遗产,对希腊艺术和草原艺术兼收并蓄。
在阿富汗北部巴尔干附近的蒂拉丘地(Talia Tepe),被大雨冲刷后的神庙边缘发现了黄金文物,遗址共发掘六座墓葬,出土金器多达两万余件,人们把这一惊人宝藏称为“黄金之丘”。墓葬中一位地位尊贵的女性头戴金步摇,令人吃惊的是这种黄金步摇越过中国的广大疆域,出现在朝鲜半岛的墓葬里,说明那个年代东西方文化交流之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图片

▲蒂拉丘地金冠  贵霜 公元1世纪 巴尔干


一件精美的头饰刻画的是端坐正中的君主和伸手握住两侧的龙,男主人佩戴短剑的黄金柄上边有明显的中国龙纹,一件铜镜则是中国产品,看来直接采购和文化引入在当时非常普遍。那些雅典娜、阿芙洛狄涅、带翼天使和海豚的艺术品以及生动的造型艺术手法都是希腊罗马的影响。

图片

▲蒂拉丘地黄金耳饰  贵霜公元1世纪 巴尔干


图片

▲蒂拉丘地黄金腰带  贵霜 公元1世纪 巴尔干


贝格拉姆Begram位于兴都库什山脉南部的山谷中,汉语翻译为罽宾,是丝绸之路贸易线路的要冲,有学者认为这里是亚历山大建立的要塞,也有学者认为这是玄奘法师《大唐西域记》里记载的迦毕试国。
考古学者在遗址区两个封闭的房间内发现了大量的文物,而且是来自当时世界上极大不同的文明——古罗马的玻璃器、铜器和石膏徽章,中国的漆器,印度的象牙艺术品——而且基本上是公元1世纪的产品。这可能是王室宝藏,更可能是商品的库房,但无疑是古丝绸之路上发现的最大宗的一处。彼时汉帝国和罗马帝国经过了严重内乱刚刚恢复秩序,贵霜帝国崛起,安息帝国称雄西亚——当时四大帝国占据了世界上最大的人口比例和财富,并在那一段时间实现了一种政治上的平衡,从而各文明之间的贸易来往不绝,文化交流欣欣向荣。

图片

▲座椅象牙雕刻饰件  贵霜 公元1世纪 贝格拉姆出土 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图片

▲赫拉克勒斯青铜雕像  贵霜 公元1世纪 贝格拉姆13号房间


图片

▲石膏雕像  贵霜 公元1世纪 贝格拉姆13号房间


贝格拉姆在迦腻色迦时代成为贵霜的夏都,此时帝国的冬都定在了今天印度的马图拉,首都定在了今天巴基斯坦的白沙瓦,佛教大盛。
犍陀罗做为首都所在,盛行一种以希腊雕塑手法雕刻佛教人物形象的艺术,它是繁衍在这片土地上的希腊人后裔将希腊雕塑手法和印度佛教教义相互结合的产物。受波斯文化影响深刻的中亚有神话帝王并造像的传统,希腊人有崇拜神像的传统,据说生活在贵霜帝国的希腊人皈依佛教后,用太阳神阿波罗的形象塑造出了最早的佛陀造像,而佛像有利于佛教传播的理念又得到了贵霜帝王的支持予以推广。
贝格拉姆做为北部犍陀罗艺术影响的边缘,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佛像风格,即著名的迦毕试风格造像。犍陀罗佛教的勃兴对中国的影响很深,印度的佛教都是经过这里的过滤和改造才进入中国,迦毕试由于离西域很近,所以中国最早期佛像最先受到这里的影响。

图片

▲迦毕施风格焰肩佛立像 公元2-3世纪 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图片

▲迦毕施风格焰肩佛坐像  公元2-3世纪日本平山郁夫美术馆藏


图片

▲中国十六国金铜造像 公元4世纪  美国哈佛大学赛克勒博物馆藏


5世纪后期白匈奴人越过了葱岭占领犍陀罗地区,经济凋零、佛法衰亡,佛教寺庙遭到大面积毁弃。这时候犍陀罗艺术阵地从白沙瓦和斯瓦特向西北方向的喀布尔河谷迁移,最兴盛的是大唐西域记记载的那揭罗喝国(今阿富汗贾拉拉巴德)和梵衍那国(今阿富汗巴米扬)。
位于阿富汗东南部的贾拉拉巴德Jalalabad,最著名的佛教遗迹是哈达佛寺遗址群Hada Buddhist temple site。梵文"哈达"意为骨骼,可能与玄奘记载这里收藏有释迦牟尼的顶骨舍利有关,当时这里的佛寺也以此闻名。经发掘的遗迹包括7个佛寺,其中大多数是塔院,很少有僧院。塔院的布局与犍陀罗的佛寺相似,即在略成正方形的寺院中心建造主塔,院子四周配列回廊状的小室,主塔周围和小室内部都建有许多小供养塔。所有墙壁和供养塔上都饰有大小不等的灰泥塑像,包括佛、菩萨、供养人等,当然装饰在露天大佛塔上的石雕也有不少发现。灰泥彩塑在犍陀罗地区最大规模的使用是在塔克西拉,哈达的彩塑显然是继承了塔克西拉的技艺,但是又有了自己强烈的风格倾向,显示出了亚洲化的倾向。
当然,贾拉拉巴德地区还有其它的寺庙艺术遗存,但是都不脱离以哈达为代表的风格范畴。

图片

▲哈达佛寺还原塔 公元5世纪 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图片

▲哈达泥塑佛头 公元5世纪  英国V&A美术馆藏


图片

▲哈达带彩塑与壁画的小龛 公元5世纪  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位于今阿富汗兴都库什山沙盖尔德附近的丰杜基斯坦佛寺遗址Ruined Buddhist Temple at Fondukistan,可能是玄奘记载的商诺迦缚娑的伽蓝。这里也出土了大量的灰泥佛像和壁画,不过年代已经迟至7至8世纪,这是犍陀罗艺术最晚的灿烂余晖。自如的姿态颇具印度风格,繁缛华丽的装饰又具萨珊波斯的风格,亚洲化更强烈,慢慢走出了希腊化的窠臼。

图片

▲菩萨彩塑 公元7至8世纪  丰杜基斯坦佛寺遗址 法国吉美博物馆


图片

▲佛像彩塑 公元7至8世纪 丰杜基斯坦佛寺遗址 法国吉美博物馆


图片

▲佛陀彩塑 公元7至8世纪  丰杜基斯坦佛寺遗址 法国吉美博物馆


巴米扬Bamyan是阿富汗佛教艺术的最辉煌代表,声闻于世界。玄奘到阿富汗时虽然一直感叹佛法的颓败,但还是被两尊大佛震撼到了。东大佛高37米,西大佛高53米,虽然在伊斯兰征服时期面部被毁,但仍然宏伟庄严。大佛的建造年代一直有争议,不过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晚于龟兹大像窟,甚至晚于云冈石窟。不幸的是,在2001年两尊大佛毁于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之手,如今东西大佛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洞窟,成为阿富汗文化史无法修补的巨大伤口。

图片

▲巴米扬石窟老照片 1955年


图片

▲大佛被毁后的巴米扬石窟现状 (刘拓拍摄)


图片

▲彩塑佛手与供养人头部残件  公元7至8世纪  2017年巴米扬特展  法国吉美博物馆


中亚是一片神奇而神秘的土地,也是一个独立的艺术王国,那些幸存下来的珍稀的文物艺术品总是让人感觉似曾相识又陌生。这里独特的地理环境,把古老的华夏文明、印度文明、地中海东部的两河与埃及文明、以及后起的波斯文明和希腊文明隔绝开。但本身的弱小又使各大文明对这里不断抢夺攻伐,各大文明的印记也深深烙印在这片土地上,这里的文明形成了世界上最具国际性多样性的特点。直到今天,大国利益角逐也直接注定了阿富汗不可避免的悲惨命运,这里仍然是帝国坟场。
我们一起祈祷,更要发声,呼吁整个世界都要关注和保护这片战火频仍的土地上已经残存不多的文化艺术遗产。这是丝绸之路艺术最为灿烂辉煌的一部分,也是整个人类文明不可缺少的重要篇章。我们坚信,未来一定有希望!

图片

▲张昕宇梁红夫妇领衔的中国团队  通过三维光影技术使大佛再现


文章来源:文博圈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来感受下阿富汗镇国之宝—“黄金之丘”

阿门教你PS 0评论 2021-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