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日本「正仓院展」全公布!中国唐代笔墨纸砚阮咸尺八,传世千年之美

展玩团队

2021-08-30 20:10:54

已关注


图片

虽然疫情阻隔,但终于,还是等来了日本“正仓院展”消息!

2021年10月30日,奈良国立博物馆作为传统每年举办的正仓院展,将依然如约而至。
8月27日,馆方公布了“第73回 正仓院展”的完整展品阵容。今年,正仓院将有55件宝物在奈良展出,其中有8件为首次展出。今年的重点包括乐器、笔墨纸砚、经卷、染织品、文书、佛具等,依然可见正仓院宝物丰富的品类。
今年的正仓院展是第73回,为期17天
展期为2021年10月30日-11月15日,期间无休。其中,周五、周六、周日及11月3日将开放到晚上8点为止。

图片


图片


螺鈿紫檀阮咸——正仓院最具代表性的唐传乐器之一,时隔25年将再次在奈良展出。


相比四弦、五弦琵琶渊源于波斯与印度,阮咸是中国固有的乐器。相传晋代“竹林七贤”之一阮咸善弹此琴因此得名。保存在正仓院的这件相当完好,琴体以紫檀木制作,背板上用螺钿镶嵌出精美至极的双鹦鹉图案,嘴衔连珠葡萄,围绕中央的八簇团花。





北仓30 螺鈿紫檀阮咸


被认为是“唐代装饰主义活标本”的漆金薄绘盘,在时隔28年后也将再度亮相。这件木质漆器为佛前烧香用的香印盘,宛如盛开的莲花,每片花瓣上都鎏金施彩,绘有鸳鸯、花鸟、狮子等精美纹样。



南仓27 漆金薄绘盘


近年来,日本宫内厅正仓院事务所还对正仓院宝物中的笔、墨、纸、砚等文房进行了全面调查,尤其是笔。此次亦将集中展示。


现存晋唐毛笔实物绝少,如今正仓院还存有17支传为唐代制作的毛笔,此次将展出其中四件;唐墨出土与传世更是极少,正仓院所藏为唐代开元年间的贞家墨


图片


图片

中仓37 笔 第3号


图片


图片

图片

中仓37 笔 第13号


图片


图片

中仓41 墨 第8号


图片

中仓49 青斑石砚


运用了各种技法装饰的染织品、木制家具等也相当值得一看。尤其此件茶地花树凤凰纹﨟缬絁,推测制作于大约8世纪,尽管制作地不详,但在最近的调查中发现,它所采用的与通常用碱性物质染色完全不同的方法。

图片

北仓182 茶地花树凤凰纹﨟缬絁

图片

南仓124 笛吹袜


图片


图片

南仓134 曝布彩絵半臂


图片
图片

曝布彩絵半臂 局部


图片

南仓143 锦履


粗粗看来,这一季的正仓院对中国观众而言尤为亲切。传世唐代乐器阮咸、尺八,传世唐代鸡距笔、开元四年的墨等等,这些在他乡尚保存完好的宝物,早时多经遣唐使传入日本,有些在我们本土已难以寻觅,而今即便难以前往亲历,依然值得细细品味。而他们的制作、使用及其文化也在日本经遣唐使等得以传播,至今影响深远。

图片

北仓23 刻雕尺八


图片

中仓176 笼箱 局部




- 出 陈 宝 物 一 览 -

* 标注○的为首次展出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保留如新的唐风


知名名物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扬之水先生所言:“唐代文化是一幅长卷,正仓院宝物就是长卷中绚丽的一段。”


正仓院的宝物源于天平胜宝八年(756年)——光明皇后圣武天皇(701-756)留下的珍宝奉纳给东大寺,至今已有超过1260年的历史。


在千余年的时间中,约有9000件宝物被保存下来,一直被守护至今,被视为无与伦比的文化遗产。


这些珍宝大致有三种来源,一是彼时日本遣唐使从中国带回的精美唐物;二是一些从波斯等异域进口的物件,在中国购买而得;三是奈良时期日本对唐物的仿制品


图片

正仓院 ©日本宫内厅·正仓院


图片

北仓内景 ©日本宫内厅·正仓院


圣武天皇所在的年代,正是彼岸唐朝最为繁盛的时期而正仓院宝物所代表的天平文化,即唐文化直接输入或经由新罗、渤海间接传来的结果。

公元七世纪初至九世纪末的200多年里,日本先后向唐朝派出十几次遣唐使团,向唐朝表示友好,并学习唐朝先进的制度、文化,形成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第一次高潮。


正仓院宝物的魅力,除了那些在日本制作的美术工艺品和文书类文物外,正如有人认为的“正仓院是丝绸之路的终点”那样,还有从遥远的大陆所带来的珍贵文物。它们展示了奈良时代(8世纪)文化和技术的精华,也是文化交流的见证


图片


图片


图片


上世纪30年代,中国学者傅芸子曾多次进入正仓院。难怪其发出这样的感叹:“吾尝谓苟能置身正仓院一观所藏之物,直不啻身在盛唐之世!”


正仓院保留的唐朝艺术品珍贵稀有,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许多在国内已经失传这也是正仓院的难得之处:一来,这些文物不同于考古出土品,均为传世品保留至今;二来,这些文物规格很高,品相完好,其完整、精美程度令人赞叹。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尤其非常期待在正仓院看到来自中国唐朝或完好保存了盛唐之风的珍品。


北仓3 杜家立成(部分)


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光明皇后本身也是日本书法史上有名的女书家。此件为光明皇后御书名作之一,抄写的是隋末唐初学者杜正玄的往来书信。

北仓3 御书箱

图片


图片


精美无双的唐传乐器

有人认为,正仓院收藏的螺钿器物是唐朝制作的。但是在中国,唐代螺钿乐器却无一件传世。

这件唐传螺钿紫檀阮咸由日本遣唐使带回,为圣武天皇遗物,保存得非常完好。

阮咸,与来自波斯和印度的外来乐器四弦、五弦琵琶不同,它是中国固有的乐器,相传晋代竹林七贤阮籍的从子阮咸(与阮籍齐名,为晋代竹林七贤之一)因善弹此琴而得名。


北仓30 螺钿紫檀阮咸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中阮咸的形象


此琴长颈,四弦十四柱。琴体除面板外,均为高雅的紫檀木制作,通体嵌以螺钿、玳瑁、琥珀等饰物,背板上的螺钿镶嵌借鉴唐镜双鹦鹉图案,是由太级图演变而成的。鹦鹉栩栩如生,嘴衔联珠葡萄纹,围绕中心的八簇团花翩飞,有着动态的韵律。面板正中有圆形捍拨,捍拨绿地,上以密陀僧彩绘四女团坐花间,其中一人作花下弹阮之状。长琴杆和琴轸配以菱形、方形、圆形点的组合,旨在统一之中求变化。敦煌莫高窟壁画中有一伎乐天,横抱着直柄、圆体的阮咸,弦缚画得清晰可见,与现藏于正仓院中的阮咸基本相同。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螺钿紫檀阮咸 局部

阮咸在隋唐时期传到日本,但没有像琵琶那样在日本得到传承。大约从仁明天皇(833~850年在位)开始,日本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雅乐乐制改革,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是对雅乐器进行整治,对来自中国、西亚及朝鲜等国的诸多乐器进行删选。阮咸与大筚篥、竽、箜篌等许多乐器一样,因为不符合当时日本人的欣赏习惯而被列入了删除乐器之列。因此,九世纪下半叶后阮咸便在日本销声匿迹了。(周瑞《日本收藏的螺钿紫檀五弦琵琶与螺钿紫檀阮咸赏析》,王子初 《中国音乐考古学》等)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螺钿紫檀阮咸 局部


尺八”是中国古代宫廷乐器,其名初显于唐代文献,元以后就销声匿迹了。现存传世唐代尺八,仅有保存在正仓院的八支,多数保存完好,尤为珍贵。


正仓院八支尺八中,这支“刻雕尺八”最长,制作也最为精美,上一次展出是在2008年。


刻雕尺八为多节竹制,通体满雕花纹及四女像,每一音孔,均有环状花纹。第一孔上,刻有二女像,其一人胡服,着窄袖半臂,发梳左右双髻,作俯身采花状;另一人在其身后,梳高髻,着裙衫广袖,作张袖之姿。后孔下也刻有二女像,刻一女子肩搭织花帔帛,梳高髻,手执纨扇作站立之姿;其稍前有另一女子着裙,头梳双髻,坐弹琵琶。四女像并饰以花鸟纹样。(傅芸子《正仓院考古记》,王子初《中国音乐考古学》,郑荣达《正仓院尺八初探》等)


北仓23 刻雕尺八

图片


图片


刻雕尺八上的图案在日本也相当有名,被融入服饰等设计制作当中,相当精美。

图片



现存极罕的「笔墨纸砚」
由于毛笔不易保存,现存晋唐毛笔实物很少,正仓院藏有17支传为唐代制作的毛笔,均为“鸡距式”,其中当亦有日本仿造者,但大体可观察到鸡距笔的形制与特点。鸡距笔为短锋毛笔,笔头形状顾名思义貌似雄鸡鸡爪后部突出的距,笔锋粗短犀利,可以满足有唐一代抄经风盛时巨大的工作量。
这些鸡距笔的制作工艺均为缠纸法,这是唐代最普遍常用也最重要的制笔法。唐时的纸笔工艺通过遣唐使传到日本,影响深远。日本高僧、真言宗创始人空海大师在长安期间,也学习了唐代的纸笔技术,回到日本后,也带回了一批唐笔及制作技术。
本次展出的4支唐笔中最为精致华美的为3号笔,管长19.6 管径2.3,笔杆两端镶象牙,笔杆为红湘妃竹,设计为法轮与塔尖造型,笔帽劈竹片攒圆。它上次的展出时间为1987年。
中仓37 笔 第3号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第13、1416号笔相对造型则要朴素许多。
正仓院的17支毛笔从笔杆竹料看,均产自唐代所辖江南地域,虽不可排除有仿制,基本也可判为唐物无疑。(李小平《古代毛笔“缠纸法”浅议》 ,傅芸子《正仓院考古记》,朱友竹《魏晋以来毛笔形制流变及名称考述》等)
中仓37 笔 第13号

图片


图片


图片


中仓37 笔 第14号

图片


图片


图片


中仓37 笔 第16号

图片


图片


图片


正仓院收藏的这方唐墨,形状呈船形,长29.6厘米,宽5厘米,厚1.9厘米,较大,正面有阳文“华烟飞龙凤,皇极贞家墨”题识,背面有朱书“开元四年丙辰秋作贞□□□□”的字样。盛唐时期的唐墨至今完整无损地保存,是研究的重要资料。

共同展出的还有两方新罗墨,三块墨形制相似,都是船形。(傅芸子《正仓院考古记》,叶培贵《学书引论》,(日)宇野雪村著刘晓方译《文房古玩鉴赏指南》等)


中仓41 墨


图片


第8号


图片


图片


正仓院藏有色麻纸、吹绘纸、绘纸等,其中大多从中国唐朝传入,也有一些为日本国内制造的纸。正仓院藏有绘纸二卷,卷附于木轴,为大形白麻纸两面均以飞白之笔,描成浮云,间以奔兽飞鸟。据《正仓院御物图录》第六辑说明引《元禄目录》所记“绘唐纸二卷”可证来自唐土。今中国尚存其法,技巧则退化甚矣。
(傅芸子《正仓院考古记》等)


中仓45 绘纸


图片


图片


图片


透光拍摄


图片


图片


中仓47 色麻纸


图片


砚台为正仓院仅有的一方,传为从中国传入的“风”字形青斑石砚,砚台本身由陶土烧制而成,但很少见的是,它被镶嵌在六角形的蛇纹青斑石中,还专门制作了一个精美的檀木架安置。据目前的研究应是来自中国唐代。


中仓49 青斑石砚

图片


图片


图片



更多精彩展品出陈
正仓院所藏的染织品作为世界最古老的传世品而著名。
这就不得不提到日本佛教史上有名的斋会仪式——大佛开眼会圣武天皇、光明皇后都曾出席东大寺的大佛开眼会。在这场大会及后来圣武天皇的一周年忌法事中,用到了大量旗帜、袈裟等织物,这些古老的染织品也被作为正仓院宝物保存了下来。
图片
用麻布制作的《龙图》《鸡图》和《猪图》似乎是描绘十二生肖鸟兽布幕的一部分,上段还留有吊手,目前仅剩这几件残件。
中仓202 十二支彩绘布幕


图片


图片


图片


半臂是颇具唐代特色的服饰。根据主研中国染织服饰史的包铭新教授研究,综合目前唐代史料,半臂只为男子所服用,尤其当代士兵的服装里半臂不可或缺。正仓院文书中关于半臂记载也很多,更珍贵的是,尚存有此件半臂实物。


南仓134 曝布彩绘半臂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开头提到的这件漆金薄绘盘,共装有32片木制莲瓣,其上还有“香印坐”的墨书
南仓27 漆金薄绘盘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件用于在佛前献供的台几,顶板为矩形,下方镂空,涂以碧色,用蓝色、金银泥等画云纹、花纹与连珠纹。


中仓177 碧地彩絵几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中仓177 黒柿苏芳染金绘长花形几


图片


图片


图片


在开眼法事中,向东大寺进献的各种宝物都会集中陈列出来。其中,被认为是在遥远的西方地区制作的玻璃高脚杯,作为展现先进技术水平的玻璃器皿珍品而备受关注。


中仓76 白瑠璃高杯

图片


图片


中仓77 玛瑙杯

图片


图片


南仓143 錦履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中仓176 笼箱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南仓168 密陀绘云鸟草形漆柜


图片


图片

北仓44 山水夾纈屏風


第3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第4扇


图片


图片


北仓47 長斑锦御轼

图片


图片


图片


南仓124 笛吹袜

图片


图片


图片


南仓150 白綾几褥
图片
南仓185 夹缬罗幡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南仓121 女舞接腰

图片


图片


中仓202 早袖

图片


图片


南仓135 白絁腕貫

图片


图片


北仓42 花鸟背八角镜


图片


北仓42 黑漆镜箱



红梅把鞘金銀荘刀子




如期而至的相见


明治以后,整个正仓院连同其中的宝物划归皇室专有,脱离东大寺,直接由协助皇室的机关“宫内厅”管理。


最早,普通人是难以得见正仓院内宝物的。据记载,自正仓院落成至明治期间的1000多年间,只进行过12次清点曝晾。直至1946年起,才有了一年一次秋曝期间的短暂展出


每年10-11月间,最干燥凉爽的两周内,正仓院都会曝晾藏品,并从9000多件宝物中挑选数十件,由奈良国立博物馆主持“正仓院展”


图片


图片

1946年,第一回正仓院展(图源:澎湃新闻)


每年此时,会举行庄重盛大的“开封之仪”,悉心清点这些稀世珍宝,并晾晒保养——这个传统也一直延续至今日。


正装十四人天皇敇使行列,缓缓走向正仓,行列中第三名天皇敇使将双手举奉天皇之谕,开封宝库。


图片

开封之仪


图片


图片

正仓院内部 ©日本宫内厅·正仓院


每年仅有一次的展览机会,让这些宝物的神秘与珍罕程度似乎增加了一分。


所以,每年正仓院展都会迎来巨长的观展队伍,想要仔细观赏重点展品,需要有很大的耐心和体力。



图片

2019年,正在奈良国立博物馆外排队等候观展的观众们。©展玩 / 摄


再来回顾扬之水先生曾谈到的那段话:


“借用他人的比喻,即正仓院宝物是‘古代东方文明的巨幅画卷’,‘再现了一千多年前的辉煌’,则不妨认为,唐代文化是一幅长卷,正仓院宝物是长卷中绚丽的一段。其实这里更想说的是,这格外精采的一部分却是不宜单独来看,而要放在我们所能了解的唐代物质文化背景中,才更能发挥它的叙事功能,更能彰显它的重要意义。日人研究正仓院中的唐代文物,也总是不离器物的故乡,每每会把中国考古发现的材料——乃至最新材料——纳入视野,不仅体现在专业研究,也体现在介绍性的展览图录。作为来自故乡的参观者,更应该成为它的相知,如此方不辜负这一传世千年的宝贵遗存。”


需要说明的是,关于正仓院的历史及藏品,展玩的材料整合自多方搜集(请见文中及文末备注),但与最新的研究或有出入,仅供读者作大致了解,如有兴趣还请移步相关学者的论文专著,以获得更为准确的答案。自2015年始,展玩团队开始在国内报道正仓院展览,希望更多读者能在期间感受到历史与文化的魅力,并参考到更多样的文物保护方法,而我们也在这一传播的过程中不断学习,专业与时间所限,难免存在差错,敬请方家批评指正。




文章来源:展玩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来感受下阿富汗镇国之宝—“黄金之丘”

阿门教你PS 0评论 2021-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