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评以假乱真背后的球鞋金融化乱象

KIKS

2022-01-19 21:45:47

已关注

「假鞋产业逐渐没落,

但顶级制假依旧横行。」


「这两年阿冒并不好做。」一位莆田的朋友告诉笔者。在移动互联网上购买球鞋,似乎已经是鞋迷们最常用的球鞋购买渠道。而在严打假冒的背景下,莆田的假鞋生意理所当然地变得艰难。


对于实战鞋而言,每年都需要更新迭代的特点让制假难度大大提高。此外,复杂的模具和日益更新的科技材料让以假乱真变得几乎不可能。社会消费水平在逐渐提高,而以 Nike、adidas 为首的国际运动品牌在专业运动鞋上却开始了大量的折扣,我们常常可以在二级市场看到打对折的旗舰运动鞋款。再加上以保罗·乔治、达米安·利拉德为首的签名鞋系列直击中端市场,这些国际运动品牌几乎全方位包围了实战鞋领域的价格区间,实战假鞋难有生存空间。


图片图片


相比于实战鞋的高制假门槛,经典款式的制假氛围则显得严峻许多。我们在社交媒体上能看到消费者对某些商家以假充真、真假混卖的曝光。如 Travis Scott x fragment design x Air Jordan 1 、Off-White x Air Jordan 1 等款式更是真假混卖的重灾区。相比于如 Nike ISPA Road Warrior 这样的,对制鞋工艺产生巨大挑战的新鞋款而言,一些常年热卖的经典鞋款成为了假鞋开发者的重点研究对象,如 Nike Dunk 、Air Jordan 系列,这些被称为「高危款」的款式里经常出现动辄几十倍溢价的顶级联名。当溢价庞大、有相当经验积累的前提下,高溢价经典款成为了高危款中的高危。


图片图片


针对单一爆款产生的市场效应,运动品牌们都针对爆款开发了大量的延伸配色:不同配色的元年版型 Air Jordan 1 席卷各个交易平台的榜单;Yeezy 350 V2 成为 adidas 配色更新最频繁的鞋款;Kanye West 对火热配色的补货、再复刻。简单的配色迭代和经典复刻,对于假鞋开发者而言无疑是极大的好消息,这进一步缩减了造假的开发难度。就这样,鞋贩子、渠道平台、品牌方、假鞋开发者、消费者正维持一种危机四伏的现状。



「金融化乱象」


随着期货球鞋成为线上球鞋交易的一部分,球鞋市场正式完成「金融化」。所谓的球鞋「金融化」是在2015年左右开始逐步形成规模的。这一切都源自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带来的线上球鞋交易平台们的崛起。随着短视频的火热,球鞋文化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得到飞速的传播,嘻哈文化在国内的崛起带动了潮流文化在国内的渗入,Air Jordan 1 是球鞋交易市场上最具欢迎的鞋款之一。针对这双狂热的 Air Jordan 系列的开山鼻祖,Nike 也乘胜追击,于2015年复刻了芝加哥配色后,在接下来的六年时间对经典高帮元年款型进行大量联名级更换配色复刻。这股复刻狂潮,结合另一阵营 adidas 里那个更为疯狂的说唱歌手引领的球鞋帝国,Michael Jordan 和 Kanye West 的产品成为球鞋市场上最典型的交易商品。


图片


在火爆商品的带动下,球鞋交易平台得到飞速发展。这些平台为球鞋交易史无前例地带来了「个人卖家」、「球鞋期货」等概念。这些原本只来自于金融市场的概念出现在球鞋交易市场上后,让原本只想穿鞋的鞋迷挖掘出了「球鞋投资」的机遇。久而久之,在一些号召力极强的球鞋贩子的引领下,一双双 Air Jordan 1,或是 Yeezy 350,逐渐地成为了人们交易的筹码。更有交易者在全程没有接触过球鞋实物的情况下,单单利用互联网完成了买入卖出的操作。在这种球鞋堪比股票产品的时代,产品本身似乎已经变得不重要了,人们投资的是产品背后的品牌价值、稀缺价值以及如某些重磅联名带来的话题性,上脚与否变得次要。


图片图片


然而,作为中间平台的球鞋销售平台们并没有得到证券市场上针对券商角色的监管力度。只有在有力的监管下,投资者的风险才能有效地被控制。球鞋倘若成为一种投资品,它必然是需要监管的。除了主流一手球鞋交易平台,一些二手闲置交易平台也成为一些全新球鞋转售的平台选择。闲置交易成为了用户之间球鞋交易的重要选择,而闲置交易平台本身的买卖双方平等化,让球鞋交易更为缺乏上述所说的监管。


图片


在当下「全民鞋贩」的时代,交易大量集中在线上导致假鞋,尤其是那些制作精良的经典款老鞋,成为投资品流动的不稳定因素:人们对实物关注度的减少、期货的加入、平台的监管缺失都是让假鞋容易出现在交易过程的原因,或许尽管有些时候卖家对真假并不知情。虽然众多交易平台推出鉴定服务,但鉴定质量层次不齐也进一步反映出公正监管的存在重要性。




「假鞋只是表象,溢价才是问题。」


当我们关注着这个因销售渠道售出的假鞋而危机重重的球鞋交易市场时,或许应该花更多的精力去寻找交易掺假深处的原因。或者说,在球鞋金融化的现状下,假鞋作为搅局者的根本驱动力。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疯狂的市场。假鞋只是表象,溢价才是核心的问题。


此时此刻,海外著名球鞋交易平台 StockX 上,Travis Scott x fragment design x Air Jordan 1 Low 的价格是11000元人民币,对于它的官方发售价1399元,这是接近八倍的溢价程度。而已故的 Off-White 创始人 Virgil Abloh 生前最引人注目的一个球鞋作品:Off-White x Air Jordan 1 「Chicago」,则在当下的二级市场已然超越5万人民币,相比于1499元的发售价,溢价程度接近33倍。


图片


疯狂的溢价让市场兴奋,同时也让假鞋行业兴奋。二级市场疯狂的价格让假鞋开发者愿意投入更多研究成本。往日「用正品价格三成的价格满足人们对正品鞋的需求」的观点被无限拉升,这已经是一个利润倍率接近30倍的违法生意。


图片


这个显然不健康的球鞋市场需要减少泡沫,虚高的价格带来的是金融化的球鞋文化。只有真实的球鞋文化才能让产品得到真实的产品力反馈,而不是可供炒作的价值决定了对产品本身的评价体系。我们需要一个更健康的球鞋市场,而为此,球鞋市场需要变得更扁平。球鞋设计需要变得更多样,更多创意者需要加入到这个行业来,只有摆脱传统工艺带来的麻醉性舒适后,制假难度的提高才会过滤掉那批想以假乱真、危害行业的假鞋开发者。同时,更丰富的竞争将抑制传统风格产品的溢价空间。当溢价回归合理,人们愿意为合理的历史文化和设计师才华买单,又不至于将其神化。我们需要合理的溢价,又需要合理地抑制溢价。


当球鞋销售获得了严格的监管规则,更多主流销售平台愿意为更多、更小规模的品牌推出新球鞋的销售渠道,更多品牌参与到球鞋文化与球鞋经济的碰撞游戏当中,更多球鞋爱好者有机会接触更丰富的产品矩阵时,那些空虚无的高溢价或许也只能是历史玩笑,而那些混入其中的假鞋,只会成为历史遗料。


文章来源: KIK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